(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艾滋病检测试纸_仁艾网移动版

艾滋病症状

艾滋病试纸黄严忠:疾病成为社会不稳定的放大器

那下面我们开始回到中国。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回答的第二个问题,为什么要选择中国?因为在我看来,中国在全球健康安全发展上实际上处于一个很中心的位置,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流动性大,而且它的疾病负担也比较重,如果我们用伤残疾病调整生命年,就是DALY来衡量疾病负担的话,中国的疾病负担差不多是全球的13%。而且,历史上中国曾经是不少重大传染病首先袭击的地区。给几个例子,如上世纪1910年到1911年,在中国东北流行的鼠疫,它被称做是二十世纪世界上最严重的一次流行性鼠疫,这场鼠疫夺走了六万余人的性命,有的美国学者甚至认为,西班牙流感就是由那些到欧洲的中国劳工带过去的。再举一些例子,比方说1957年的亚洲大流感,导致了两百万人死亡,1968年的香港大流感导致了全球一百万人死亡,还有其他的也是发生在中国,开始于中国的传染病,如非典、禽流感,如H5N1、H7N9,这些都是比较新型的禽流感病毒。其中的H7NA型禽流感是全球首次发现的新亚型流感病毒,而每次疾病的爆发,都给人民生命财产和经济的发展带来了灾难性的影响。而这种影响它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会得到放大,这个图显示出了全球的一个航空网络,每个点之间的连接就表示两个机场间的客流量。这个网络实际上是包含近四千个机场和两万五千个连接,而每年的总客流量大概是30个亿,差不多是整个印度人口在一年之内倒腾了三遍。而一个新的病毒可以从地球上任何一个角落到另外一个地方,通常不超过36个小时,这也是解释了为什么当年的非典病毒从广东传开之后,还没传到北京,就已经先通过香港,坐飞机到多伦多了。由于受非典的影响,当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就下降了半个百分点。

当然,我们如果看过去70年的话,中国卫生事业实际上是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下面这个表列出了中国从1949年到2010年之间的平均寿命。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表上面人均寿命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是得到了显著提高,仁艾网,1949年的时候,差不多35岁,当然这个数字可能不一定准确,1980年的时候就达到差不多68岁。2015年的时候,这表上没有,就已经超过了76岁,大大高于全球人均寿命71.4岁。而且,中国在过去的15年到20年里,基本上完成了卫生领域的发展目标,特别是在妇女儿童健康、艾滋病、疟疾和结核病的防治、安全饮用水和卫生设施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解说:中国公共卫生建设虽然取得显著成效,然而新的问题随之而来。

黄严忠:中国目前仍是世界上十五个受艾滋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解说:中国在急性传染病防空方面与发达国家存在多大差距。

黄严忠:但是中国在非典之后,开始建P4实验室,一直到2015年,埃博拉病毒来的时候,还没有建成一个像样的P4恩实验室。

解说:更多关于中国公共健康卫生的内容,下节回来继续讲述。上一节我们提到公共卫生对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社会稳定,乃至对整个国际关系的重大影响。

黄严忠:这个新的病毒可以从地球上任何一个角落到另外一个地方,不超过36个小时。

解说:随着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公共卫生对整个世界的影响也日益被放大。

黄严忠:中国的疾病负担差不多是全球的13%,而且历史上中国曾经是不少重大传染病首先袭击的地区。

解说:那么,中国的大国崛起的同时,公共卫生领域存在哪些严峻的挑战呢?《世纪大讲堂》正在播出。

中国在公共卫生领域所面临的挑战

黄严忠:在2003年的非典之后,中国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疾病监测体系,而且在新一届政府领导下,公共卫生的均等化也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是,如果我们说这个进展是因为中国经济起飞造成的,可能还不够准确。因为经济发展显然不是一个唯一的原因,如果我们看下面这张图,这张图里面把中国的平均寿命的提高跟其他一些国家做了一些比较,中国我们可以看到实际上是最下面一条线,但是我们再把它跟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来比,像哥伦比亚、马来西亚这些国家,他们八十年代初与中国的平均寿命实际上是几乎差不多的,经济发展显然是没有中国快。但是他们的平均寿命的增长均不低于中国,而且是高于中国的水平,所以这是一个例子,就是说经济发展是一个因素,但是对于卫生事业的发展并不是唯一重要的因素。

事实上,在公共卫生领域,中国存在着很多的问题和挑战,这些挑战我们可以把它归结五个方面,一个是传染病;第二个是非传染病,还有危险因素,像吸烟、肥胖这些危险因素;第三个是老龄化;第四个是精神健康;第五个是环境健康。所以,我们先看看这个传染病,目前在全球新发现的四十余种传染病已经有半数在中国得到发现,有的像非典我们知道已经造成了严重的后果。而中国的艾滋病防治虽然取得很大进展,但是中国目前仍是世界上15个受艾滋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大家也许知道乙肝,中国现有慢性乙肝和丙肝感染者是占全球的四分之一,现在可能好一些,差不多在十年前的时候,十分之一左右的中国人都是乙肝的病毒携带者,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中国肝癌的比例占几乎全世界的一半。肺结核大家可能也不陌生了,可能像我们这一代的话,每个人都是带菌者,但是由于人为的歧视,缺乏对病源的有效控制,药效的低下、缺乏资金,中国也是目前世界上结核病负担最重的国家之一,患者的数量仅次于印度。当然中国还面临着许多急性传染病,如中东呼吸综合症、寨卡病毒的威胁,在防范新发和烈性传染病这一领域跟发达国家相比,还是有一些差距。举一个例子,全球差不多有56个生物安全的顶级实验室,我们叫P4实验室,这个是用来处理那些最危险的病毒,比方说埃博拉病毒,艾博检测试纸,就需要用P4顶级实验室来处理。美国有15个这样的P4实验室,台湾有两个,印度比我们的经济差一些,就有四个这样的实验室。但是,中国在非典之后,开始建P4实验室,一直到2015年埃博拉病毒来的时候,还没有建成一个像样的P4实验室。2015年1月份终于宣布,在武汉病毒所建成了,他们就是媒体报道说是亚洲第一个P4实验室,当时我一看这不是瞎掰嘛,因为在2008年的时候,在亚洲就已经有五个P4实验室了。由于缺乏这些高等级的生物安全实验室,所以国内很多新发的烈性传染病的研究基础落后,对生物安全的防控、疫苗和药物的储备等方面就会显得不足。

第二个我们来谈一谈这个非传染病慢性病以及它的危险因素。中国现在由非传染性慢病引起的死亡已经占死亡总人数的85%,而在1991年的时候,这个数字才73.8%。根据2011年的世行报告,如果中国不采取有效措施,差不多到2030年,中国非传染病的这个负担将会增加至少40%。那我们就想问,这个慢病里面谁是头号杀手,心脑血管病。差不多每死亡三个中国人当中,就有一个是心脑血管病患者。这个心脑血管病当然包括我们说的脑卒中、心脏病、心肌梗死这方面都是有心脑血管病。根据2014年就是权威杂志《柳叶刀》的描述,全球归因于“四高”,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高体质指数,雅培检测试纸,这个我们叫四种危险因素,归咎于这四种危险因素的心血管疾病、慢性肾脏病和糖尿病的死亡负担,我们可以看这个里边,经历了一个变迁。1980年的时候,中国由四种危险因素导致的死亡占全球的15.6%,2010年就差不多到20%了,这两个数字都是处于世界第一。在这四种危险因素当中,高血压和高血糖对我国患者的影响是最大的,我们看成年人中高血压的患病者已经是高达差不多三分之一多了,而在差不多十年前的时候,我记得一个数字才在18%的样子。现在累计的这个高血压的人数已经是突破了3.3个亿了。

“三高”与自身问题

(来源:仁艾网)